他却帮了龙月关无形中就卖了个人情给他

小编:同时,他越来越好奇,风浩究竟是耍了什么手段,让这三个既有美貌,又有天赋的女子为他如此的死心塌地? 这老天,有时候就是不公平啊! 他眼泪汪汪的想着。 怎么会这样? 再次砸

同时,他越来越好奇,风浩究竟是耍了什么手段,让这三个既有美貌,又有天赋的女子为他如此的死心塌地?
 
    这老天,有时候就是不公平啊!
 
    他眼泪汪汪的想着。
 
    ……
 
    “怎么会这样?”
 
    再次砸碎了一座落下的山岳,将葛洪逼退了数米距离,风浩心中不由一阵郁闷。
 
    这葛洪真正的实力,应该也就晨辉这个程度,与谢炎东他们都无法争锋,但是,却因为他头顶上的那团所谓的‘清明艮山土’,竟然连自己的虎奔十重劲也破开不了防御,这让他不禁无比的惊讶。
 
    “呵呵,风兄,如果你能破开我的防御,就算我输。”
 
    见风浩停滞下来攻击,葛洪也收起双手,没有在起攻击,微笑着对风浩说着。
 
 
------------
 
第1144章 聪明的小家伙
 
    第1144章聪明的小家伙
 
    听的这话,风浩不禁翻了翻白眼。{〔〈 八((一(〔网 ?〉}.〉8?1]
 
    虽然葛洪的攻击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但是,基本没有多大的影响,而这家伙,不就是借着他这团神土防御才抗了下来吗?
 
    不过现在看来,以虎奔拳劲,是不可能破开他的防御了,若‘清明艮山土’真那么神奇,风浩也还没有觉得,自己一拳能够摧毁数万顷面积的地面,而且,这种面积上,还有着葛洪的加持,更是不会那么好破除。
 
    眼前这种程度的防御,还是建立在葛洪的境界被压低在了武皇一境上,不然,若是没有压制,境界上的相差,就算葛洪不动手,风浩也不可能破开他的防御,反而可能还会震伤自己。
 
    不过,若是同阶的程度上,风浩还是想要试上一试!
 
    破天杀,杀伤力是不错,不过想要斩断这层水帘,难度应该很大。
 
    若是拿出吞天龙印来,也许能够破开,不过,吞天龙印可就曝光了,这是他最后的底牌,就算是要进入圣天学府了,他也不愿意显露人前,不然,有可能会被宣传出去,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能够破除清明艮山土防御的通灵宝器,可见一般!
 
    那么,要如何才能破除这层防御呢?
 
    看着那如若是瀑布般落下的黄色水帘,风浩眉头不禁微微蹙了起来,有些苦恼。
 
    虽然看上去只是那么薄薄的一层,但是,事实上却是相隔千山万水,根本无法逾越。
 
    “对了!”
 
    不断的思想间,风浩眼眸内突兀的闪过一抹亮光。
 
    想要彻底的破除这层防御,以他目前的实力,自然是不可能,但是,他为何要全部破除,只要在这所谓的乌龟壳上破开一个洞不就可以了?
 
    凝点爆,他相信,若是以自己目前体内拥有的力量凝聚起来,就算是相隔千山万水,也有可能直接贯穿!
 
    “怎么,风兄是打算和局了?”
 
    见风浩一直不说话,葛洪嘴角也弯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虽然个性比较憨厚,但是,一定的心机还是有的,比如这次出场的机会,他就把握的很好,并没有冲动,一直等没人挑衅风浩了,才站了出来。
 
    可见,他是一个做事沉稳可靠的人,憨,但是不傻!
 
    “呵呵,虽然葛兄这清明艮山土的确是非常了不得,但是,我还是想要试上一试。”
 
    风浩淡淡一笑,眼眸内流露出自信满满的神色,狂态显露,睥睨一切。
 
    他连天罚都敢抗,有什么不敢试的,不过是一层屏障而已,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破开!
 
    “是么?”
 
    见他这么一说,葛洪不禁一怔,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眼前这个男子太不可预测了,他的强大,在刚才已经显露的淋漓尽致,但是,谁能说那就是他的底牌了?!
 
    “那么,葛兄可就要小心了!”
 
    风浩嘴角弯起一抹危险的弧度,让的葛洪一阵心惊肉跳,连忙给自己身上加上了数道防御罩,整个人看起来就如是由岩石雕刻而成的一样,不过,却又有金属的冷芒,显然,防御也是不低,没有这‘清明艮山土’之前,这可是他的保命手段。
 
    “惊雷斩!”
 
    风浩面色一凝,一股肃杀一切的气息就蔓延了出来,体内,无上肉身的力量,虚武之力,天罚能量,蜂拥而上,在他的手掌上凝聚着,逐渐的凝成一点,在中指之上,亮起了可怕的雷光,森厉的气息,让的场外的人都一阵心惊胆颤,想要远离。
 
    “嗤啦!”
 
    他高高的跃起,手掌直伸,惊天的能量,凝聚成一点,直接点在自清明艮山土上垂落下来的水帘之上,迸出刺耳的声音,那沉浑的水帘,在那一瞬间,竟然被撕开了一道小口,森厉的白芒,如若是流星一样,射了进去,击打在葛洪的胸口上,顿时再次动破了他身体上的防御,血光水帘内迸开,他人也被抛飞了出去。
 
    “嘶!……”
 
    见的这幕,所有人不禁觉得灵魂冷,顿时手脚冰凉。
 
    他们看到了什么?在同阶的程度上,竟然有人破开了‘清明艮山土’的防御!
 
    这种防御都能够破开,那么,自己若是与他处于同阶上,还有什么安全感?难道谁的防御能比的过‘清明艮山土’?!
 
    “原来,他一直有保留!”
 
    所有年轻天才们不禁苦笑着,有些说不出话来,特别是那些与风浩比试过的天才们,一个个都是面色死灰。
 
    若是刚才风浩这么一击下来,他们已经殒身当场!
 
    所以,他们不禁有些庆幸,幸好这只是普通比试而已,不然,若是在外惹上这么个人,只有死路一条啊!
 
    “聪明的小家伙。”
 
    大殿门口,老者嘴角微微弯过一抹浅浅的弧度,眼眸内闪过一抹欣赏。
 
    一个真正的强者,除了实力天赋,智慧,可是不可缺少的,若是莽撞,最多也就算一介莽夫,不能称霸!
 
    而在这一瞬间,老者竟然诧异的现,他找不到风浩的任何缺点,好像他处理的每一件事,都是颇为完美。
 
    如龙月关的那一战,若不是他最后那一记重击,龙月关肯定还会死缠烂打,但是,那一战当中,他却帮了龙月关,无形中就卖了个人情给他。
 
    再有之后的众天才挑衅,他都是点到为止,并没有步步紧逼,让人难堪,相反的,这会让的这些天才对他留有余手并不憎恨与他。
 
    这些,都是以老者的角度看到的,这也是他观察事物与众不同的地方,他能够轻易的掘到藏在一堆沙子中的金子,让他闪闪光,这也是他的职责!
 
    ……
 
    “咳咳!……”
 
    处于清明艮山土的庇护下,葛洪抚着胸口咳血,眼眸内,一片惊骇,看着风浩的目光,就如是看着一头怪物一样。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真的能够破开自己的防御,若不是刚才添加了防御手段,只怕是现在自己胸膛都要炸开。
 
    “我输了……”
 

当前网址:http://sharyos.com/a/35cc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shoujiduan/20180511/4.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