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吼着嗓子还能当然就是

小编:不错,荀攸要撤军了,朱灵,张郃,加一个让荀攸都没有想到会那般勇武的文稷,还有一个智谋不下于自己的徐庶,荀攸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胜算了,麾下一帮败军,如何再战,

 不错,荀攸要撤军了,朱灵,张郃,加一个让荀攸都没有想到会那般勇武的文稷,还有一个智谋不下于自己的徐庶,荀攸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胜算了,麾下一帮败军,如何再战,莫不如以退为进,先看清形势再说。
 
    三天后,以张郃为帅,朱灵,文稷为左右先锋,徐庶为军师的阵容,令四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到了曹军的眼前,而曹爽已经布下了八门金锁连环大阵,为曹军断后。
 
    八门金锁阵大家都听过,乃是曹操生前得意的阵法,曹仁在河东也用过,威力强大,不过曹仁只学到其形没有学到其中真谛,而曹爽布下的八门金锁连环大阵,乃是八门金锁阵的2.0加强版本,变化形式更多,激动速度更快,防御力也更加的强大,不过只可以,曹爽面对的是徐庶,对于各路阵法颇有研究的徐庶,就算是他改良到3.0也是无用,失败已经注定,谁也无法挽回,荀攸将曹爽派出去断后,便是为曹丕等人的撤退争取时间罢了,李林麾下铁骑天下无双,那样的铁蹄之下,要是撤军,非要被追上不可,不错只有牺牲曹爽来换的实力的保存,可能曹爽刚刚听到荀攸的指令的时候,便已经猜到了荀攸的意思,但是自己乃是曹家子弟,自己必须要不惜一切来保存曹家,所以曹爽义无反顾,毫不犹豫的就答应断后…………
 
    “喝!喝!喝!”看着缓缓接近的辽军,曹爽紧紧的握住手中的令旗,狠狠一挥,震天吼道:“布阵!”
 
    曹军与辽军的战事是那么的快,曹丕几乎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已经被早有准备的李林大军打的喘不过气来,而另一面,跟曹丕同盟的江东大军呢?依然不好过,他们面对的,可要比曹丕面对的压力大得多,而现在,在周瑜的大营之中,周瑜和众将士也是因为发现李林的大军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而发愁…………
 
    “禀告大都督,李林麾下将军车胄领马步军一万奔淮安而来!”
 
    “禀告大都督,李林麾下将军臧霸令马步军八千奔淮阴而来!”
 
    “禀告大都督,李林麾下青州将军太史慈,领大军三万南下!”
 
    条让周瑜震惊的消息从一个一个传令兵的口中说了出来,帐内众将士听到止之后,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诶!”周瑜狠狠一拳敲在了身前的案子上,案子上壶里的令旗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坐在一旁的鲁肃低声道:“公瑾切莫动怒!我江东人马实力强盛,根本无需惧怕!”
 
    周瑜微微的摇摇头,低吼道:“哼!我怒的是那李元杰果然厉害!竟然一自己为诱饵,假意东巡,其实就是为了引诱主公!主公年轻气盛,想要做一番功绩是对的,但是竟然一看李林不再洛阳,就贸然与那曹丕合作,派兵前来!如今……如今……诶…………”
 
    鲁肃一听周瑜说这话,赶紧起身,道:“公瑾切莫妄言!主公之意乃是好意,怎么有错,为今之计唯有立即攻下下邳!以震军心!然后在徐徐图之!”
 
    周瑜再一次摇摇头,看了看麾下众将士,犹豫一下,一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诺!”众人本来就情绪不高,也没有心思听着周瑜在那里抱怨孙权,虽然有些大逆不道吧!但是周瑜何人,在江东众将士心中何等的地位,哪里有人敢说他的不是,所以也都纷纷起身离去。
 
    周瑜立即将案子上的东西退了下去,拿过来地图摊开,对鲁肃说道:“子敬你来看!”
 
    鲁肃赶紧来到周瑜的身边,探着脖子看着眼前的地图,周瑜指着地图上的几个点道:“子敬,你看,如今我大军兵锋两路,一路进军下邳,一路进军东海,而李林大军分三路而来,出了太史慈一路叁万大军乃是直奔我方而来,其余两路,皆是转道我军的后方啊!你在看这里…………”
 
    “泗水!”鲁肃何等聪明之人,虽然对于行军布阵战略攻防之事不是很擅长,但是经过周瑜一点拨,立即也明白过来。
 
    江东孙权所控制的徐州,与李林是以泗水和白马湖为界限,而孙权下令周瑜发兵攻打李林之时,周瑜认为徐州城城池高大,易守难攻,加上江东以水军见长,所以不宜上来就攻打徐州城那样的大城,所以就转道,北上越过泗水,攻打徐州背面的两郡,下邳和东海,这两地乃是李林屯粮之所,要是打下来,徐州不攻自破。
 
    周瑜本以为,若是李林发现自己大军呢出动,定然会派遣军队,据泗水而守,自己要功过泗水肯定是非常的困难,但是到了泗水南岸周瑜才发现,李林的部分布放根本没有那么的严密,加上江东水军在水中各个都是小白龙,所以周瑜派遣精兵,趁夜下泗水,一路潜伏,就到了河对岸,随即忽然发难,拿下了李林泗水北岸大营,而后周瑜大军立即度过泗水,便是一路凯歌,打到了下邳,周瑜见兵锋强盛,便兵分两路,一路继续攻打下邳,一路转道攻打东海国,两方还可以遥相呼应,但是现在看来,周瑜安然渡过泗水,杀到下邳,不是周瑜幸运,过这事江东的军队不仅是水上小白龙,路上也是下山虎,而是李林故意让周瑜的大军打了过来…………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圈死周郎
 
    李林便是出了名以善于偷袭和忽然出招而文明,怎么会让那个敌人那么轻易的就偷袭了自己的大营呢?何况又是据泗水而守,肯定是故意让周瑜打到了泗水的对岸,这也怪不得周瑜疏忽大意,毕竟很少跟李林斗智斗勇过,上一次在淮水两岸,也是跟田豫简简单单的过过招,而且还双方各有顾忌,这一次,不同,李林早就已经不下了饵料,等待着周瑜的上钩,亲自到了徐州城布下的计策,对于一个虽然睿智但是没有跟自己这样变幻莫测的打发打过交道的周瑜,中计了也不是怎么稀奇。
 
    幸好是周瑜,终于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太史慈南下直扑周瑜,而车胄和臧霸确实根本不理睬自己这边,而是南下攻打淮安和淮阴,这两个地方,虽然不是什么重镇和战略要地,跟下邳和东海的地位根本没法比,但是却是周瑜的大后方。
 
    徐州,自古便是中原粮仓,而下邳东面和南面乃是被泗水环绕,所以在泗水和大海的包围下,这里的徒弟格外的肥沃,所以这东海好下邳两地乃是徐州这个粮仓的粮仓,一直都是战略要地,陶谦接手徐州之后,更是大力发展下邳,将下邳打造成仅次于徐州城的大城,当年吕布就是在这下邳城中做最后的挣扎,若不是因为麾下将士的背叛,靠着下邳的城池高大好城内的余粮,外加吕布的勇武,守上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这也是周瑜放弃徐州城而直逼下邳的原因。
 
    而正是下邳这样奇特的位置,如今周瑜大军打过了泗水北岸,背面乃是李林控制的徐州,南面,便是淮安,淮阴等地,车胄和臧霸放着下邳不救,而攻打淮阴和淮安,正是要断了周瑜的后路,到时候太史慈大军南下,东面是泗水,南面是据泗水而守的车胄臧霸,东面是大海,这简直就是给江东将士们的一口棺材。
 
    周瑜和鲁肃都已经发觉了李林制定下的计策,周瑜在自己的大军周围画出了一个方框框,正是李林大概的包围位置,简直就是给自己的江东兵马圈死了,两个智谋超群的人,都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地图,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么掉渣天的计策,可不是李林想出来,李林的势力如今已经走上了正轨,几乎不需要李林更多的发愁,有庞统这样的人在,哪里用得上李林费心思啊!
 
    “军师!主公来信了!”徐州车胄大营之中,车胄对庞统很是兴奋的说道。
 
    “哦?”庞统眉毛一挑,立即道:“这么快!看来主公还真是一个急性子啊!”庞统在许昌和洛水河畔立下不小的功劳,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名望已经在辽军之中渐渐的增长了起来,就连车胄也是对庞统敬上三分。
 
    接过来车胄的书信,庞统嘴角邪邪一挑,又将书信递给了车胄,笑道:“呵呵!主公还是主公!想的永远都比我这个做臣子的周到啊!”
 
    说罢,庞统笑着看了看一旁的杨修,道:“呵呵!德祖!我终于知道主公为何非要让你也跟着某来徐州了!”
 
    “哈哈!”一旁坐着的杨修早在车胄进来的时候就几乎已经猜到了这信件中的内容,大笑两声,摇摇头道:“我来,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而士元兄才是真正的主角啊!”
 
    庞统打趣的说道:“德祖说的什么话,岂不是在笑话我啊!”
 
    “没有!真没有啊!”杨修连连摆手。
 
    调笑过后,庞统和杨修面色都端正起来,庞统问道:“德祖,广陵这一会,看来是劳烦你来跑一趟了,不知道德祖要多少护卫?”
 
    杨修轻轻的摆摆手,道:“不许躲,一书童,一马夫即可!”
 
    庞统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杨修说这样的话,他也是早有预料,点点头,道:“好!德祖此行,必获大功一件!”
 
    “借士元吉言了!”杨修淡淡一笑,拱拱手道。
 
    广陵,为何李林会派杨修去广陵,那里可是已经成为了孙权的治下,当然是因为那广陵的陈登,陈元龙了…………
 
    但是要说庞统的计策,真的就这么简单,那就你们就太看不起凤雏了,仅仅动用马步军,怎么可能撼动江东周郎,周公瑾呢?
 
    蓝汪汪的海平面连接这蔚蓝的天空,没有汽车尾气,工业废气污染的天空,是格外的清澈,海天一线,正经的纯天然精光,而就在这海天交回之间,出现了一条黑线,随着时间的推移,黑线逐渐变粗,变宽。
 
    船队,一大片的船队,一艘艘高大的海船,周围围着几条护卫的船,少说300艘船,正在东海的还平面上匀速的前进着,而在最中间,也是最高达的旗舰上,一面白底的大旗随着海风的吹拂飘荡着,蓝色,由于一条蓝色的游龙在这大旗之上,辽,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辽字,没有其他的修饰,但是这辽字的眼色,就已经道出了这旗帜主人的身份…………
 
    “兄弟们,给我加快速度,赶快赶到!”旗舰之上,蓝色辽旗之下,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吼着嗓子,还能是谁当然就是李林的水师将军赵虎了。
 
    “妈的!”看着眼前依旧没有出现的陆地,赵虎焦急的骂了一声,嘴里喃喃说道:“可给老子憋坏了!”
 
    可不是憋坏了么,赵虎多多少章没出来了,也不能怪夜鹰,主要是发生战事的地方都在陆地上,不是西北,就是中原,要么就是北方幽州,冀州,根本没有赵虎这强大的海军发挥的地方,也就是在李林失踪的士气,赵虎帮着在黄河沿岸打捞一下李林的尸体算是干了点活,但是那样苦逼的活,赵虎打死都不愿意再干,毫无刺激性不说,你说你是希望打捞到了的尸体还是不希望打捞到李林的尸体,打捞到了,说明李林还真的死了,着怎么会愿意,但是没有打捞到,李林一点消息没有,谁不是心急如焚?
 
    幸好很快就传来了李林没有死的消息,而赵虎的作用,也就彻底丧失了,直接就在港口里面养着而已。
 
    但是现在不同了,北方一定,李林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转向了南方,南方水系发达,乃是水军的天下,虽然赵虎善于海战,在黄河河面上也算是打过两场,但是只要有仗打,麾下的将士立功不立功另说,怎么着也要体现出来自己的价值吧!纵然是对于长江的水系毫不熟悉,但是赵虎也是一直都在期盼着,期盼着在长江上痛痛快快的跟都号称天下第一的荆州水军和江东水军血战几场,比一比,到底谁才是最牛逼的!
 
    赵虎擦了擦脑门上因为焦急而渗出的汗水,大吼道:“兄弟们!都给我加快速度,怎门都样了一年多了,你妈!看看你们,身上的肥肉都出来了,到时候见了敌人,谁要是给老子丢人,小心老子回来打断他的狗腿!”
 

当前网址:http://sharyos.com/a/35cctiankongcaipiaoyunitongxingguanwang/20180530/9.html

 
你可能喜欢的: